程序员的喵

22 年前,我曾不够勇敢

2022-05-11

前段时间看到王建硕的文章:
我们在历史的洪流中,应该如何确保 20 年后,不成为自己在历史书上痛恨的人?

让我想起自己 22 年前的怯懦。其实不是想起,因为即使过了这么多年,我依然羞愧于当时的自己不够勇敢,那么这段回忆必然还会一直跟随我,心有介怀。

也许,我写出来会少些内疚?

那时候我正在上初三,在毕业前几个月吧,一个市重点高中要来校提前招生考试。某天,我们班同学被逐个拉去班主任办公室,每个人都是过几分钟就出来了。并没有人告知我进去具体是做什么,我推测可能是高中面试访谈之类的事。

不一会儿就轮到我了,我进去之后就看到一个长桌,两个老师并排坐。并不是什么面试,老师没说两句就直奔主题:“你知道你们班谁是复读生吗?”

我根本没料到这个问题,愣了一会儿,然后对方说:”如果你知道谁是复读生,需要告诉我们,录取的时候会重点关注。”

看我还不太明白,他就继续解释:“比如复读生的录取分数线要高一些,因为我们想招的是天分好的,而不是通过复读来提高分数的,这样对你们应届生也会有好处。”

这时候我明白了, 同时心里也有两个小人在对话:

  • 小红人:应该说啊,我们班确实有一个复读生,老师让说就说呗,说了对我们没复读的好啊
  • 小绿人:为什么要说,这样对复读生不利,也不公平,复读一年为什么就该该更难录取?
  • 小红人:你和这个人又不算是很好的朋友,只是一般同学而已,告诉老师不会有什么问题的
  • 小绿人:虽然不是朋友,也是同班同学,别人复读关我什么事,为什么要给人添堵
  • 小红人:告诉老师,自己不说别人也不知道,这不会有什么关系
  • 小绿人:虽然不知道,但总感觉不应该做,这样像是告密者,人在做天在看

这两个小人在我内心不断争吵,我记得自己的脸是火热的。我不想说,内心总觉得肯定有什么不对劲,但是说出来却好像是政治正确的,特别是当我面对的是两个老师的权威角色时,毕竟对我这个年龄段来说老师的指示是不能质疑的。

我最终不够勇敢,说出了那位复读生的名字。那短短的两三分钟于我而言好像过了很久。

在我转身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我发现有个排队的女生伏在窗前,在往办公室里面望,我不确定她是否听到了我的回答,反正我肯定是红着脸走出了办公室。

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但我仍然记得如此清晰。我记得那个窗边女同学的神情,也记得被我告发的同学的样子,他和我最后都考进了那所重点高中,后来并无交集了。

最后没有对他造成实际上的影响,也会减轻了些我内心的愧疚。这些往事虽然不至于对心理造成创伤,但会偶尔跳出来”骚扰“一下自己。

我有时候会怀疑,是否这只是我做的一个奇怪的梦,或者是我的一个臆想?

为什么会有现在看来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,这些老师就这样轮流单独询问学生,我们班有多少比例的人会告发这位同学?并且如此措辞,那当那个复读生被问到会是何种感受?他又会如何回答?他会承认自己就是复读生吗?如果不承认则是说谎,如果承认则和我一样需要勇敢。

这些我不知道……

我只意识到,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恶意。有些复读的学生还为此修改自己的名字,如今看起来是如此荒谬,复读一年像是做了什么大恶之事,要受人区别对待。

我不太清楚现在初升高是什么情况,对于高考而言复读生歧视也许没有了,但类似歧视在社会上无处不在,比如第一学历歧视,我们这个社会似乎对于“脱离正轨”容忍度很小,比如你去离职休养一年,问题随之而来,再去找工作就要面临你去哪儿了的灵魂拷问。

这不正常……

大学时,我看到《闻香识女人》这部电影,深受震撼。查理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,他见证了一件恶作剧但又不想出卖朋友,于是面临着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—— 要么坦白,要么被学校勒退。

查理犹豫是否要把搞恶作剧的人告发出来,他收到了他人的威胁或收买,他甚至发现同学已经提前出卖了自己,他似乎有足够理由说出来。

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声音在说,这样做不对。幸运的是他碰到了那位名为史法兰的退伍军官,他虽然失明颓废,却心明如镜:

It’s just some things you just can’t do.
You’re gonna have a tough time in this world, Charlie.

在史法兰的鼓励下和帮助下,查理勇敢地选择了正确的道路,他没有告密。史法兰军官最后为查理的辩护震耳发聩:

如今我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总是清楚哪条路是对的,毫无例外,我都清楚,但我从不走。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太他妈难了。

而查理,他也走到了十字路口。他选择了对的路,这是一条正确的路,充满原则,通往个性之道,让他继续他的行程吧。他的前途掌握在你们手里,诸公。绝对是有价值的前途,相信我,别毁了它,保护好它,支持它。有一天你们会深感自豪的,我保证。

几十年前,以及现在的疫情期间,在某些荒谬的规则下自会出现让人内心斗争的特殊时刻,这时候就像斯蒂文森的小说《化身博士》里所写的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恶的“海德先生”和一个善的“杰基尔博士”,这种时刻在你内心争吵,两股角色的拉扯让人性复杂。

追随大众,机械服从,择优选择是本能,而遵从自己的良知则需要莫大的勇气。罗翔说过:“在人类所有的美德中,勇敢是最稀缺的,当命运之神,把你推向勇敢的时刻,希望你能够像你想象中那么勇敢。”

希望在这些特殊时刻,我们能保护好内心的圣殿,以免如我一样留下个长久的疤痕。

共勉!

公号同步更新,欢迎关注👻
Tags: 写作